綺麗

きれい 也可以叫我 起立

我与你相爱时 清白又勇敢


异坤 | 当他来临时

1

 

拿水杯的时候

你的指尖触碰到我的

就像羽毛轻轻撩拨了我的心脏

我控制不住想笑

却见你不甚在意的平静的目光

只好收起要弯起的嘴角

将手轻轻放下

 

2

 

你走过来

自然地扶了扶我的腰

掌心的温热残留下来

我又想要笑

可是是在舞台

她们的炮筒那么长

我想了想

将视线下落到地上

 

3

你听说了

和我的故事

一群小姑娘编造的

像幼稚的言情小说

你从门外进来

和平常一样

我看向你

你的眼神逃了

你看向我

欲言又止

可我

也逃了

 

4

 

我很久

没见到你

挂在 置顶

的聊天框

日期在七天前

我想你很忙

我很高兴你忙

可我也会很高兴

被告诉 你在忙些什么

 

5

我不像你

我可没有

谈过恋爱

 

6

 

我想

我不喜欢你

爱情是那么平凡的感情

可媲美不了

我对你的

 

7

 


我不能做个庸人吗

 

 

 

 

 

1

 

他的手指

很粗糙

我在心里想

要记得给他涂护手霜


每一天

 

2

他穿着白色的衬衫

灯光一照

显出他

极细的腰

我猝不及防伸手揽住

连自己都出乎意料

我看他垂下了眼睛

我想他大概

不那么高兴

 

3

 

我听说了

 
和他的故事

粉丝的故事里

他那么可爱

可是她们不知道

现实生活中的他

更加可爱

可是故事怪让人 不好意思

我不敢看他

 
却又怕

他看出什么

可当我看他时

他已经

不在看我了

 

4

 

我知道

他在准备新歌

创作时打扰

很不礼貌

虽然我常常点开他的

朋友圈

虽然我

常常想他

 

5

 

经历过的事

不应该被隐瞒

 

6

 

我想

他和我的家人一样重要

就像我爱父母

就像我爱哥哥

一样的

我也爱他

 

 

7

我不会总是寻找哥哥

可我的目光总是会

寻找他

 

 

 

异坤 | 遇鹳

@TheWordsof1Kun手写站  【生贺联文】

    “仅以此文送给永远只爱异坤的你们”

〖正文〗

    我在俄罗斯工作的时候,在动物园遇见过两只白鹳,记忆深刻。

 

缘由很简单,漂亮得些,通人性得些。

 

我那时负责了一个关于白鹳的项目,便用了很多时间与他们相处。

 

饲养人员告诉我,那两只都是公白鹳,一只名为Yi,一只名为Kun,我问取名的意义,饲养员耸耸肩,只道取名者觉得念着顺口。

 

我倒明白了这两只白鹳为何与众不同。

 

他们原是野生自由的白鹳,被动物园生生抓了进去,听闻当时猎枪只打伤了Kun的翅膀,却不想过去捕捉时,Yi就默默守在一边。

 

于是他们显得不那么合群,明明同是白鹳,他们两个却总在一处,或一起在角落埋头睡觉,或一起在水池边散步。叫我每次一来,就能第一眼找到他们。

 

观察久了发现,Yi是极霸道的性格,不仅护食,还护Kun。

任何白鹳是无法靠近Kun和他的食碗的,除非你能打败Yi丰满有力的翅膀。

 

我瞧出些名堂后,更感兴趣,不只是动物间少见的友谊,更是观察久了,慢慢能读懂他们之间的交流。

 

Kun的翅膀受了大伤,表面看不出异样,实际上他再也没有飞行的能力了。

 

饲养员指了指水池的这头,又指了指水池的那头,语气中无不遗憾:“就这么近的距离,Kun也无法通过。”

 

Kun爱上了看Yi飞行的样子。一天中总有那么个时间,Kun轻轻蹭了蹭Yi的脑袋,Yi便支起翅膀扑棱扑棱飞了起来。

 

顶上是有网的,他无法飞高,怕电到自己,便有些吃力,围着水池转一圈,再围着Kun转一圈,这算是他们一天中少有的娱乐活动了。

 

幸而白鹳不是该表演的类型,不用受皮肉之苦,但架不住顽皮的孩子为了引起他们的注意从网状的洞眼中扔进石子来,碰巧Kun离得近,险些被砸到,倒是Yi淡定得很,翅膀一展就能挡住微不足道的小石子——不会有任何人打扰到Kun的清闲。

 

我来得多了,他们便识得我一些。愿意吃我掌心的食物,也不会对我的抚摸产生抵触。

 

Kun的胃口很大,一餐要比寻常白鹳吃得多,又因他无法飞行缺少运动,变得日益肥胖起来,然后有一天,我们发现Yi有了措施。

 

他无法阻止饲养员给Kun食物,便只好阻止Kun的进食,每当Kun吃完一定量的食物,Yi便悄无声息地出现,用他那长长的红喙,像筷子一样夹住Kun的长喙,Kun初时总不乐意,不仅脑袋挣扎,连翅膀都挥舞得比以往高,到后来倒习惯了,不仅不再挣扎,还会主动将自己的喙送进Yi的喙里。我们少见高贵优雅的Kun如此,总是看得饶有兴致。

 

但Kun似乎也只对Yi有这样的好脾气,碰上Yi被抓去体检不在身边,有白鹳想趁机抢食的时候,他也能凶狠地发出叫声,轻而易举保护住自己的食物。

 

我们拍下他挥翅赶鹳的照片,并配上文字——谁敢动Yi不让我吃的第二碗饭!

 

这日我赶到园区,却听到震耳欲聋的枪声,我被工作人员拦在了外面。

 

“发生了什么?!”我急得喊出了声。

 

“网不知道为什么破了,大早上被翅膀扑棱的声音惊醒发现白鹳们都飞了出去,白鹳攻击性极强,这么多白鹳出去肯定扰乱治安,没办法就只好射死了。”工作人员也很无奈。

 

“射死?”

 

“是的,没有办法。”

 

我无法进去,有专门的人员来拖我离开现场。

 

其实我可以张嘴解释,说白鹳的习性,说白鹳绝不会主动靠近人群,说哪怕,哪怕你使用麻醉枪呢。

 

当大多数人下定决心做一件事的时候,仅凭一人何以阻挡。语言在这一刻成了最微弱的力量。

明明只隔着一个网,我却无法拯救他们。

 

 

我重新见到了Kun,猎手放过了在笼子里没有跑出去的白鹳,Kun翅膀受损自然只能待在原处。

 

可我没见到Yi。我不知道他是否还活着,是在笼外堆积起来的尸体中,还是重获了自由往南方飞翔。

 

Kun孤零零地窝在他常待的角落睡觉,哪怕在只有他自己的时候他也不愿意加入其他的白鹳。

 

我依然去看他们,更大的目的是陪伴Kun。

 

Kun变得无精打采,一日又一日的睡觉,没了Yi的存在,他的食物常常被别的白鹳抢了去。他的状态正在肉眼可见的变差。

 

饲养员说,Kun原先的性格并不是这样,哪怕没有Yi的保护,他也有办法保住自己的食物。可现在这样,可能是没有活下去的欲望了。

 

他说,Kun可能支撑不住了。

 

他感叹,我原以为Yi原来的姿态,是会陪伴Kun一辈子的,可是到了最后,也抑制不住内心对自由的向往。

 

我没有回答。

 

Kun快要死了。我在笼外注视着他眼里日益黯淡的光,向动物园提出了收养申请。

 

或许是因为我工作的身份,或许是因为Kun的奄奄一息,申请被批得特别快。

 

租住的房子前有一个很大的院子,是Kun的新家,如若没有别的意外,他的余生便将在这度过。离了白鹳群,他的状态竟好了很多,他重新有了很大的胃口,也会在日常与我互动。只是偶尔会站在他所能及最高的树杈上,看望不尽的远方。

 

我知道他在等谁,在心里给他起了望夫石的外号,虽然离谱,但无论如何,他又听不懂。

 

我很久没见到Yi,也以为这辈子不会有再见到他的可能。

 

有一天清晨,我听到翅膀扑棱的声音,心下有了猜想,出门到院子里,果然见到两只白鹳的脑袋轻轻依偎在一起。

 

我上前,Yi见了我显得很亲,拿细长的喙蹭了蹭我的掌心,我查看他的情况,他受了些伤,翅膀有轻微的血迹,腿上满是斑驳的伤痕,漂亮的羽毛也变得杂乱肮脏。

 

我不知道他经历了些什么

但总之,

万水千山,

他终于回到了他的Kun的身边。

 

 

 

饲养员来我家看Kun,似乎没想到Yi也回来了。

 

他笑着打趣,背叛了人家还敢回来?

 

我给他一杯热茶,也笑,白鹳换季南飞,Yi违季多待一月也不知道是怎样挺过来的。

 

饲养员喝了茶住了嘴。

 

我们看着他们互相梳理对方的羽毛,半晌饲养员悠悠叹道,他们感情真好。

 

我觉得自己笑起来像个退了休的老母亲,是啊

 

我们沉默了一阵,饲养员忽然道,你说他们两个是什么关系

 

什么意思?

 

就是。饲养员斟酌了下措辞,你不觉得比起友人他们之间的关系更像恋人吗。

 

我挑眉,如实道,不知道,我又不能去问他们,嘿,你俩是一对吗。

 

饲养员笑起来,那倒也是。

 

其实是什么关系都不重要,恋人和友人,都干扰不到任何人。我将最后一点茶喝完。

最重要的是他们在一起互相陪伴过完一生,没听说过吗,最动人的一句话不是我爱你,而是,明天见。

 

他要走时,我送他到门口。

想了想还是决定说,其实我从来没觉得Yi背叛过Kun。

 

饲养员愣了愣,很快露出笑容跟我开玩笑,为什么?你又听不懂他们的语言。

 

我把目光重新投向那两只互相夹对方喙的白鹳,也笑。

 

人一生中总该有没有道理但想去相信的事

 

不是吗?

 

 

-完-

 

 

 

太久没消息真的抱歉呀…一直在写但一直没产出,希望大家等等我,对于这一篇,我自己是真的好喜欢

TheWordsof1Kun手写站:



                                     官宣


                            💙0713 0611💛


                                    22:17 ​​​

累了。以后不写be了


失眠中 一个瞎jb乱想



蔡徐坤压在王子异背上,齿间或轻或重磨着王子异的耳垂,他身下动作没停,找准了一个点重重一顶


然后,被称作大厂第一A的青年猛地抓紧了床单。


“唔…小坤……”他喘着气,眼角渗出生理性的泪水


蔡徐坤温热的手掌抚过王子异的腹肌,慢慢向上,最后停留在练得很好的胸肌上。


他丰厚的嘴唇吻过王子异结实的手臂。


“她们说…你举铁是为了操我?”


“啊…”王子异咬住枕头,被顶得不住往前。


“不…”青年叹息般的声音。


“是为了,让你操。”




(抱头跑了)


异坤|小大夫

忽然想写一个狗血…



正文:



1.

蔡徐坤是神农山庄最不起眼的一个。

他成绩平凡,不爱说话,除了一张没什么用的好看的脸,真的没什么特别。

何长老是神农山庄资历最高的老师了,偶尔见着他,总要忍不住叹气:“我记得你小时候天赋异禀,三岁背《神农志》,五岁知药理,怎会落到如今连施针都能扎错穴位的境地呢?”

蔡徐坤抱着怀里的医书保持沉默,虽然低着头,腰杆却挺得笔直。

何长老摇一摇头,叹一叹气,转身走了。

到底只是这么多学生中的一个,纵然可惜,却也没道理教他多费心。

待何长老青色衣袍消失在走廊尽头,蔡徐坤才抬起头来,他嘴角还挂着笑意,仿佛刚才被可惜的人不是他。

身后传来脚步声,下一秒手上被塞了两本册子。蔡徐坤抬头,沈齐然勾了勾唇角:“今天的作业,你多做两份吧。”

蔡徐坤点头,将册子好好收下:“师兄还有事吗?”

沈齐然很烦他逆来顺受的样子,他分明记得小时候的蔡徐坤是很开朗聪明的。

“没事了,字写干净点。”沈齐然撇撇嘴,他约了人下山逛集市,急着离开。

蔡徐坤回到房间将册子放到桌上,也不急着写,他将中午多拿的馒头装进角落的竹篓子里,然后背着竹篓子出门了。





2.

馒头是给病号带的。

他前几天在这里,捡到了一个男人。

男人穿着黑衣,戴着面罩,手里握着冷剑,一身的血。

蔡徐坤将人拖进后山的山洞,用了好多药材才救回他一条命。

男人没有温度的视线扫过蔡徐坤递过来的两只白胖馒头,歪头:“叫我吃这?”

蔡徐坤点头:“我们山庄以简朴为宗旨,非逢年过节只吃素。”

他又劝道:“你就吃吧,不然就没别的东西啦。”

王子异蹙眉,倒是真的接过了馒头,低头吃起来。

“这是水和药,你的伤太重了,还需要养半个月。”他说着,好像想起什么,“晚上睡这里会不会冷?我回去给你带些被褥?”

正是盛夏,王子异摇头:“救我的事要保密。”

蔡徐坤失笑:“你已经说过一次了。救你的人是我,这件事你也要保密。”

王子异疑惑:“为什么?”

蔡徐坤没回答,给王子异换好药急着回去补作业:“那我明天再过来。”

“小大夫。”王子异轻声叫他。

“怎么?”

“给我带点书。”王子异说,“一个人挺无聊的。”

“都是医书…”蔡徐坤点头,“明天给你带。”





3.

蔡徐坤有了要去的地方,每天一下课就没了影子。

何长老以为他沉迷玩耍,忍不住叹气:“泯然众人矣,泯然众人矣!”

蔡徐坤常在后山待一下午,逐渐和王子异熟了起来。

“大盗,你偷过最贵重的东西是什么?”

王子异告诉他自己是一个劫富救贫的江湖大盗。

“咳,我吗?”王子异喝了口蔡徐坤带来的梅子汁,“说出来你也不知道吧。”

“这样啊……”

“你可以问些别的。”王子异抿唇。

“我长到现在还没下过山,能不能和我说说,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的?”蔡徐坤换了个话题。

能有什么不同。王子异想了想:“你见过海吗?是蓝色的,一望过去见不到边,海水起伏能听到浪的声音,叫人心情很好。”

“没见过,不过好像很有趣的样子。”蔡徐坤的眼睛很漂亮,尤其是笑起来的时候,眼底有光。

王子异看了他半天,忽然道:“你应该很受欢迎吧,怎么会有时间来陪我。”

“啊?”蔡徐坤正憧憬着见到海的样子,这时颇有点不好意思,“我啊,我不受欢迎的,因为…太笨了,成绩也不好。”

王子异看了眼胸前被包扎妥当的伤口,想起蔡徐坤上药时熟练的手法,有些意外:“成绩不好?”

蔡徐坤以为他是担心被自己医治,忙摆手:“你放心,不会出错的。”

王子异还想再问,却已经被蔡徐坤打断了:“我还有作业要做,先走啦。”

他笑容很灿烂:“明天见啊,大盗~”

王子异本身是不爱笑的人,但每次见到蔡徐坤笑,也会不由自主地勾起唇角。

冷酷的大盗嘴边挂着浅浅笑意:“去吧。”

等小大夫白色的衣袍彻底消失不见,王子异才将身侧的书翻出来继续看。

准确地说,是书里夹着的一张纸。

王子异看着看着,眉头渐渐皱了起来。






4.

这一天,蔡徐坤没有来。

王子异等到太阳落山,终于将书一合,出了山洞。

他其实好了大半,甚至联系上了寻找他多时的属下。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当属下询问是否要来迎接时,他却犹豫了。

他跟属下说,再过一日。

他想和蔡徐坤好好道别。

在夜里潜进神农山庄,王子异抓了个学生逼问出蔡徐坤的房间,然后将人打晕了扔到角落。

蔡徐坤今日触了沈庄主的霉头,被打了三十大板,此刻趴在床上一动不能动。

他向来不讨沈庄主的喜,甚至有被针对的嫌疑,蔡徐坤疼得出了一头的冷汗,心里还担心着远在后山的王子异。

“一天应该…饿不死吧…”

王子异就是在这时候从窗户外跳进来的。

蔡徐坤瞪大眼睛,不敢置信地看着身轻如燕落地的王子异。

“大盗?你伤好啦?”

王子异蹙眉盯着蔡徐坤的伤,因为怕被压到,蔡徐坤身上没有盖被子,一身白袍被鲜血染红了一块。

“怎么弄的?”王子异心里有点不舒服,“神农山庄戒律这么严?”

“嗨就是今天穴道又没扎对。”蔡徐坤露出跟平常无二的笑,“打是亲骂是爱没听说过吗?”

王子异看着他额上的冷汗越来越密集,也不戳穿他:“小大夫,你的药在哪?”

蔡徐坤指了指一个柜子:“劳烦大盗帮我上药,嘶——”

王子异拿了药膏走回来才想到不对:“你怎么连个上药的人都没有?”

蔡徐坤咬着牙才忍住没晕过去:“就,我不让啊,屁股这种地方,你说是不是。”

王子异手指一顿:“那我?”

蔡徐坤笑道:“你可不一样,咱们是,过命的交情了。”

王子异看他强撑的样子,心里有陌生的情感涌上来,他轻轻叹了口气:“我要走了。”

“嗯…”蔡徐坤的眼皮沉重得不行,仍努力想要回应。

“告诉我你的名字。”

“我叫…”蔡徐坤闭上了眼睛。

“叫什么?”

“不能说…”

“……”

“师父说…不能说的。”

王子异上完了药,将药膏放在他枕边。蔡徐坤已经完全睡了过去,他仿佛累坏了,又仿佛有了充足的安全感,打着小小的呼噜,睡得很沉。

王子异坐在床边,静静地看着他。

属下悄无声息地跪在了他的脚边。

“殿下,属下保护不力,恳请殿下责罚。”

王子异比了个手势,让属下离得远些,不要吵到熟睡的小大夫。

他起身,将随身的玉佩塞进蔡徐坤的手里,然后将被子盖住他的上半身。

王子异俯身,凑到蔡徐坤的耳边。

“小大夫…我叫王子异。”

“等我来,报答你。”





5.

蔡徐坤发了几天的烧,要不是沈齐然这么多天作业没人写跑来找他。

他死在这里也没有人知道。

何长老听说后叹了口气,人后和沈庄主交谈,劝了几句:“老魏都去世那么多年了,当时徐葵才多大?”

沈庄主皱着眉:“你不觉得,徐葵长得很像前庄主年轻的时候吗?”

何长老一惊,半晌又叹了口气:“蔡家一家都死绝了,我们亲自动的手,你忘了?”

沈庄主没有回话。

何长老说:“左右不过一个愚子,你放任他活着又如何呢?何况我看齐然还挺喜欢他的。”

沈庄主皱着眉,何长老却知道他是默认了。

蔡徐坤醒的时候,身边只坐着一个沈齐然。

他张了张嘴,没能说出一个完整的字:“啊。”

倒是沈齐然一下子发现他醒了,端了杯水来:“徐葵?你可醒了,来,喝点水。”

蔡徐坤喝得很急,末了擦了擦嘴唇,亮晶晶的,他对沈齐然一笑:“谢谢师兄。”

沈齐然被这笑容晃了神,咳了一声将视线转开:“这几天可累死我了,以后的作业都交给你做。”

蔡徐坤心中不是没有感激,这偌大山庄,除了沈齐然再没有人发现他的消失,他又虚虚露出笑来,苍白的小脸挂着病态的红,让人心生爱怜:“好。”

沈齐然盯着他的嘴唇半晌,只觉这天热得出奇,敷衍了几声便逃也似的离开了。

等门“吱嘎”关上,蔡徐坤才将藏在被子里的手拿出来,摊开手掌露出一块通体碧绿的玉佩,上面龙飞凤舞地刻着一个“异”字。

蔡徐坤想起自己睡着之前听到的话,虽然朦胧,倒也能记得一些。

他说他叫王子异。

他说他会回来找他。

蔡徐坤将玉佩收到枕下,他望着窗外,有些落寞。

又只剩他一个人了。





6.

玄一阁。

“小大夫如何了?”王子异回来后忙得不分昼夜,却没有忘记这个小大夫。

属下如实禀报:“小大夫高烧后喂了殿下吩咐的药,到第三天的时候小大夫的同学发现并照顾了他,属下怕药药相克,便停止了喂药只是暗中保护,直到小大夫今日醒来,才速来禀报。”

王子异蹙眉:“同学?”

属下:“是,据属下调查是神农山庄现庄主沈莫明的儿子沈齐然。”

沈齐然…王子异默念了一遍这个名字,抬手叫属下退下了。

害他白担心,这小大夫,还以为真的是孤苦伶仃一个人呐。

“殿下,阁主叫您过去。”是父亲的老下属。

王子异收了心绪站起来,身旁的侍女上前为他整理衣冠。

“告诉父亲,我立刻就到。”

他的眼里是野心,也是自信。

玄一阁的阁主,垂垂老矣,他膝下有两个儿子,可是阁主的位置只有一个。

“来啦。”王阁主的声音很沙哑,让人听着很不舒服。

“是,父亲。”王子异和他哥哥站在一起。

王阁主说:“子异,伤好得差不多了?”

王子异点头:“小伤,没有大碍。”

“嗯…子寻也是,听说前几天也受了伤?”王阁主又问了另一个儿子。

王子寻笑得谦和:“也是小伤,劳烦父亲惦记。”

王阁主点头:“今天叫你们来,是有事要说。”

他咳了一阵,缓了缓,继续说道:“玄一阁成立百年,从你们太祖,到祖父,到了我…”他吸了口气,“一直有个没有完成的心愿。”

他顿了顿,属下端上来一杯茶,他慢慢接过,掀开杯盖似乎用尽了他所有的力气。

王子异和王子寻端端正正站着,没有一丝的不耐。

王阁主缓缓喝了口茶,然后属下接过茶杯,放在了一旁。

“我总想着,这个心愿到了我这辈应该要完成了的。”王阁主浑浊的眼睛里闪过一丝清明。

王子异便知道了,接下去将是他和哥哥需要竞争的筹码。

“传闻中起死回生的药。”王阁主说道,“前几日探子回报,在神农山庄。”

“去…”

“给我带回来。”






7.

神农山庄来了客人。

蔡徐坤下课时听到前院的药童们在说悄悄话。

“是玄一阁的人…”一个药童道。

“好像叫王子什么的。”另一个药童如是说。

“长得还挺帅。”最后一个药童点着头评价。

蔡徐坤抱着书就往前院走。

“嘿,哪来的学生?不好好在后院待着跑前院来做什么?”管教夫子带着两个端茶丫头正往会客厅走,见到鬼鬼祟祟的蔡徐坤忍不住呵斥。

“夫子…”蔡徐坤乖乖行了礼,“来的客人可能是我朋友,我想来看看。”

“朋友?”管教夫子冷哼一声,“你知道来的是谁吗?”

“玄一阁的二殿下!是你能认识的吗?还不快走?!”夫子瞪着他,催促他离开。

“夫子,夫子,我就在这看看,一会儿就好,我保证不出声也不乱走。”蔡徐坤将一块玉石塞到夫子手里,“麻烦夫子啦。”

管教夫子看了看成色,眼里闪过一丝惊艳,他反手收进袖子里,又瞪了一眼蔡徐坤:“就一会儿,要是发现你乱走乱叫,我就扒了你的皮!”

“是。”蔡徐坤退到了一旁,看着三人进了会客厅,开门时,蔡徐坤看见次座上坐着个人,可他只来得及看见那人穿着一身玄色长袍,门就被关上了。

玄一阁二殿下…应该不是大盗了。

蔡徐坤虽然这样想着,又控制不住自己想要一探究竟的心,这一犹豫又过了一盏茶的时间。

然后两扇大门都被打开了,蔡徐坤精神一振,探头看了过去。

先出来的是刚才的管教夫子和那两个丫头,夫子原路返回,一见他还站在这处,大惊失色:“你怎地还在这里?贵客要出来了还不快回去?”

蔡徐坤咬着牙,不怎么甘心:“夫子,我还没见到…”

“见什么见!”管教夫子一听身后脚步声近,也有些急了,抬手就是一个耳光,“给你熊心豹子胆了!”

蔡徐坤没有料到这一耳光,被扇到一边还有点愣愣的。

“快走!”夫子重重推了他一把。

蔡徐坤半边脸都肿了起来,被推着走了一步,又走了第二步。

他脑袋嗡嗡的,不自觉反思起自己的冲动,子异是个江湖大盗,又怎么成了玄一阁的殿下,况且他说了会来找自己,自己这样急不可待又做什么?

他把自己说明白了,擦了擦嘴角的血迹就要往回走。

“等等。”身后传来一道声音。

接着是夫子惶恐的声音:“啊…您……”

蔡徐坤猛地转过身来。

是一张陌生的脸,来人也是一身玄衣,脸上挂着谦和的笑:“小大夫做错了什么,要这样对他?”

夫子吓得低头:“学生不懂事,稍微教训一下。”

“这个教训未免严格。”青年虽然笑着,气势上却不怎么温和,“我家殿下最厌恶暴力,你们庄主难道没有提前告知你们吗?”

夫子就差跪下了,他抬手给了自己一耳光:“您息怒,庄主肯定是说过的,是老夫年纪大记性不好。”

“老师教训学生是应该的,但也讲究以德服人,夫子您说,是不是?”青年仿佛未见他的一耳光,仍然笑着。

“是,是。”夫子鞠着躬,“您说的对。”

青年便不再理,走到蔡徐坤跟前,从怀里掏出一瓶药膏递给他,“小大夫,回去记得上药。”

他的手猛地被蔡徐坤抓住了。

青年嘴角的笑一僵:“小…”

“你是谁?”蔡徐坤盯着青年的眼睛。

“你怎么会知道,小大夫。”



未完待续……

异坤|因为喜欢了一个怂包

锻炼写车(我可以

昨晚写的,就五千字。

现在身边只有手机,所以将就看

https://shimo.im/docs/h3u7RTGBCcIDkrtX/ 《无标题》 ,可复制链接后用石墨文档 App 打开

挂了评论还有一个

奉旨成婚

Kylin超可爱(●'◡'●)ノ❤


Kylin_estallena:


綺麗×Kylin


和 @綺麗 的联文~我们俩的第一篇爱的结晶!!!(以后还会有更多孩子(不是


但是我太差了555……起立太太太棒惹!!!剧情写太好了!我爱她555!(她还超漂亮超可爱但是窝不给你们看!


简单介绍一下这篇文


有剧情有肉,剧情是起立太太写的,车是我开的!(一人做事一人当!(不是


纨绔公子丸×书香门第葵


第一次写古风,真紧脏!


全文7000,为了方便走外链


剧情为肉,肉为剧情,他们本就是水到渠成的


窝废话可真多!


一点预览:


“听说没有,侯府家的大公子前几日在元宵节猜灯谜输给了尚书家的小少爷?”


 


“那大公子名字里可有个异字?”


 


“你当天底下有几个侯府又有几个大公子?”


 


“嘿,你们怎么不说说那尚书府的小少爷,传闻年未及冠便学富五车,要我说,王大公子输给蔡小少爷也是意料中事。”


 


“你们都讨论错重点啦!重点是大公子失了面子,侯爷最疼大公子,听说这会儿已经亲临尚书府了!”


 


“我看啊,是这蔡小少爷不懂变通,平时便端得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这会儿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就是他活该!”


 


“我也看不惯他那副清高的模样,走,咱们瞧瞧热闹去!”


 


奉旨成婚(AO3)


奉旨成婚(图链)